只要觉得好看的文都吃都推不限CP求慎关/A团饱饱不毕业 / 深陷锥龙帮不能自拔 / 看脸爬墙 / 凹凸 / 老年人一枚 / 木有情趣 / 饭圈只敢混J / 正直颜狗 / 爱发电 https://afdian.net/@xxbyhxx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11

“哎呀呀,陈大哥您这三更半夜的,躲在这个小屋子里是干啥呢?”


小屋里空间并不充裕,韩沉的视线越过拿着鱼叉就要往他心口里戳的混混,定在那个一脚踹开大门的男人的脸上。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玉面狐狸罗浮生。


在岚西,人人都多少知道一点罗氏父子的传奇。罗浮生的父亲罗靖是龙国政治局势中的一员虎将,因为政绩大多与农业挂钩,人送外号“罗勤耕”。勤耕议员在老百姓、尤其是务农区的老百姓中口碑甚佳,呼声最高的时候,也曾当任过议会重要职务,却在二十年前突发脑梗过世,享年33岁。他一生短暂,却因为人品好、相貌佳、敢于为老百姓争取福利而被大家记挂,这在他的家乡岚西尤其如此。二十多年过去,每到他的忌日,他的...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10

三北省 浦港市 怡庆区 浦港市第三中学


正是中午放学的时间,浦港市第三中学校门外熙熙攘攘,满是做小生意的摊贩和穿着校服的学生。韩沉穿着身校服混在一群学生当中,挤在熏黑房间小角落里的桌子旁边,慢悠悠吸溜着面前小碗里的酸汤粉带。


他已经28岁,奔三的年纪,套上校服刮干净脸再把头发梳顺却依旧满身的蓬勃朝气,与身边窜来窜去的孩子没多大区别。


一碗粉带没吃完,他的身边多出个体育老师打扮的女人。女人身材娇小化着淡妆,大眼睛樱桃唇看起来干练又不失精致。她颇有气势地把一碗麻辣米粉怼在桌上,然后推了韩沉的肩膀一把:“同学,让让。”


韩沉抬起头懒洋洋地看她一眼...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9

“罗、浮、生,”韩沉一字一顿将对方的名字念得清清楚楚:“你最好别跟我玩什么花样。”


“哪儿敢啊我。”狐狸满脸堆笑,两只大眼睛都眯成缝儿了:“您是凯岚省头把利刃,我就一小毒贩,哪儿玩得过您不是?……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可真别记我的仇啊,我确实亲了您,但那可是我的初吻,我本来还想留着给澜澜……”


“谁让你说这个了?!”韩沉一个眼刀飞过来,狐狸赶紧缩了缩脖子:“我、我还觉着委屈呢!要不是挨了您一刀,我现在人已经到浦泷了都……”


“到浦泷干什么?”偷偷红起来的耳尖并没阻碍韩沉抓到关键信息。


“你……保证不起诉我猥亵人民警察我就告诉你!”狐狸抬起一条毛绒绒的粗眉毛,半真半假道。...


我承认,一开始我只是想给怀五老师戳个未公开的bonus,可是眼睛总是很难对焦,一气之下抠了,才有了这两个小朋友(怀五老师对不起orz)

但是我没想到我起了两个头两个都成了小傀儡啊喂!

罢了,既然我橘和夏老师总是撞梗撞得整整齐齐,那小骷髅和小番外也要整整齐齐

现在骷髅有了……啥?番外?

来来来我现在就狗尾一个! 前文是夏老师  @夏一未  的《心上花》(没看过的自己去翻哈。我懒。)

小傀儡因为鼻子太灵(?)扒出了主人媳妇藏在衣柜里的脏内裤,最后还是被某人揪出来弹了个脑瓜崩。

山圣的脑瓜崩不同凡响,虽然并不重,但小傀儡还是觉得委屈,抱着脑袋哭唧唧地坐在路边,整...

啥也不说了,抱住我家橘大佬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哭一会儿先


我发誓我真的一直想实体化你的文来着,但是吧,臣妾就真的,做不到啊

最早看上了跳踢踏舞的沈三,但是查了一下踢踏舞的素材,放弃

后来想来个画背,百度了一下紫藤花……当我没说

再往后想说搞个梅树……梅树咋搞?

再再往后考虑小鬼王光腚骑老虎,可老虎也tm太难画了,还是给马总画豹子吧 (于是画了豹子)

再再再往后……那个精准扶ji不错,ji倒是很好搞,但是我也不是那种人啊!



我太难了,我最后终于整出了个哭唧唧小骷髅,想说他爹如此素静,扎朵蓝花花吧

可他娘怎么说也是玫瑰嗲精,这花不艳...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8

宫铁心带着大包小袋回到家的时候,裴文德正窝在沙发上研究酒店前台的监控拷贝——客厅的电视连着玩游戏的专用电脑,他告诉过裴文德可以随意使用。


“有发现?”他瞥一眼电视上定格的画面:一个带着巨大旅行箱、穿着警服的人正站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从背影轮廓看,是裴文德:“这是你?”


“不是。”裴文德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但当时办理入住的前台也说是我。”


“看走眼了?”


“没有。那小伙子挺认真的,他说他做这个工作不久,第一次见人用警官证开房,所以特地对照了警官证的照片和本人相貌,看起来确实是同一个人。而且今天见我的时候他还认出我来了,一口咬定是给我办的入住手续。”裴文德叹了口气。...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7

宫铁心和小牧租住的公寓离裴文德家不远,这是裴文德去过宫铁心家的主要原因。


宫铁心这个人平时很少笑,学历高说话又总是直来直去,就算剑眉星目长着张不输一线男星的脸,也难免让人觉得特别不好打交道,然后就会逐渐在同事群里孤立出来。


但若真的做了朋友,就会发现他对人的好,总是恰如其分且考虑长远。


比如裴文德在轮休日跑来求助,警服板正胯上却挂着一副定制的枷锁,这人精就猜出他八成是在自己家附近出的事,这个时候,家是回不去了。


再比如和裴文德做了朋友且了解到他们两家住得并不远的时候,宫铁心曾经热情地邀请裴文德来家里喝酒聊天,而当裴文德进了屋才发现,他把自己和小牧的空间划分得相当科学:三...

【巍澜衍生】【群像】星星糖 6

岚西市的公安大院里从来不缺俊男美女——毕竟能混进这儿的,站行坐卧的姿势都是学校里的基础课,再加上制服加分,只要身材比例过得去,怎么看那都是身姿挺拔的伶俐人儿。


然而自从理化实验室搬进来以后,公安大院的颜值平均线就被硬生生拉低了几个度。专业人才除了专业,那可真是有太大的空间可以发挥了,撇去长相不说,这里头有人三十天不洗头,有人猫腰走路二十年,还有人除了工作就是撕报纸,将单独办公室搞得全是纸屑,宛如一个巨大的仓鼠窝。因此就算凯岚省的省级结构生物理化实验室几乎要成为给国家撑面子的国际名片,公安大院里的其他单位依旧与其有着风格上的巨大分水岭——连业务与其最为相关的刑事科学技术中心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没有追求的外行,搞海报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但是也许偶尔能当一下道具……

事实证明也不是个合格的道具ORZ


老铁  @雨醉青蔷 认得出这是啥么?

总之期待新章

喵喵不是妖(7)

之七


趁着两个大人一条狗端详着那个破葫芦考虑怎么把猫妖放出来的空挡儿,小王声默默回了房拿起笔来——他今天又是伺候师叔又是迎接师傅,符咒的功课还没做呢。

他心思没在猫妖身上,踏踏实实写着自己的符纸条儿,耳边仿佛听到师叔一直在咦猫妖一直在喵,还有扑棱扑棱的声音,大概是麻糖儿在摇尾巴。

写了十七八张,就听到师傅叫他。

小王声把笔搁好,踏踏踏跑出门去。

就见师傅和师叔还是如他走时一般坐着,麻糖儿换了个姿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扫帚尾巴,小桌上的葫芦也没啥变化。

只是向来精神充沛的猫妖似乎掉了不少劲头儿,一边吸着口水一边蔫头巴脑地碎碎念叨:“你们两个老的是不是学艺不精啊喵,不是说...

1 / 26

© 柏语涵 | Powered by LOFTER